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哲 學 > 哲 學 > 心理學

烏合之眾(大眾心理研究)

  • 定價: ¥32
  • ISBN:9787547042236
  • 開 本:32開 平裝
  •  
  • 折扣:
  • 出版社:萬卷
  • 頁數:163頁
  • 作者:(法)古斯塔夫·勒...
  • 立即節省:
  • 2017-05-01 第1版
  • 201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古斯塔夫·勒龐著的《烏合之眾(大眾心理研究)》是一本當之無愧的名著,首次出版于1985年,迄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被譽為大眾心理學的開山之作。
    本書深入淺出地剖析了群體的種種特點及其成因,深入透視了社會服從和過度服從、群眾的反叛、大眾文化、受別人支配的自我、群眾運動、人的自我異化、官僚化過程以及無意識在社會行為中的作用。

內容提要

  

    古斯塔夫·勒龐著的《烏合之眾(大眾心理研究)》深入細致地分析了群體的特點,顛覆了人們對群體的認知。作者指出,個人一旦進入群體,就會喪失理性,失去推理能力,思想情感易受群體的暗示及傳染。人多勢眾產生的力量感會讓個人失去自控,甚至變得肆無忌憚。
    本書被譽為“群體心理學的開山之作”,是群體行為學研究者必讀的心理學名篇,已被譯為二十多種語言出版。

作者簡介

    古斯塔夫·勒龐(Gustive Le Bon,1841~1931),法國著名社會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以研究群體心理特征而著稱。1866年,他在巴黎獲得醫學博士學位。1884年開始研究群眾心理學。他的研究涉及三個領域:人類學、自然科學和社會心理學。晚年,他的興趣轉向社會心理學。他認為,民族精神或種族靈魂是整個社會生活的基礎。勒虎最著名的著作《烏合之眾:大眾心理研究》(The Crowd: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出版于1895年,已被翻譯為近20種語言。19世紀20年代,他的思想達到了頂峰、他的預知令人震驚,他在作品中預見了20世紀所有的心理學和政治發展。此外,他還寫有《各民族進化的心理學規律》《法國大革命和革命心理學》《戰爭心理學》等一系列具有廣泛世界影響的社會心理學力作。

目錄

前言
引言:群體的時代
第一部  群體心理
  第一章  群體組織的總體特征以及他們思想一致性的心理學法則
  第二章  群體的情感和道德品德
  第三章  群體的思想、思維推理和想象力
  第四章  群體的信念所采取的宗教形式
第二部  群體的信仰和信念
  第一章  群體的信仰和所持信念的間接因素
  第二章  群體信念的直接因素
  第三章  群體領袖和他們的駕馭之術
  第四章  群體信仰和意見的變化范圍
第三部  不同群體的分類及特點
  第一章  群體的分類
  第二章  被稱為犯罪群體的群體
  第三章  重罪法庭的陪審團
  第四章  選民群體
  第五章  議會群體

前言

  

    上部作品致力于描述一些種族的內在特征,而本部作品則專注于群體特征的研究。
    人類的遺傳性使得所有個體都繼承了其所在種族的某些共有的特征。也正是這些共有的特征構成了這個種族的特征。當這些個體中的一部分人聚集在一起時,我們觀察到,正是由于這種聚集導致了一些新的心理特征的出現,而這種新的心理特征有時以疊加的形式和種族特征同時出現,但有時又表現出極大的差異。
    在人們的生活中,有組織的群體活動在人們的生活中一直都起著重要的作用,而這種作用在當今社會顯得尤為重要。個人的有意識行為被群體的無意識行為所代替,成為當代群體活動的主要特點之一。
    我試圖用一些純科學的方法來研究這個棘手的群體問題,也就是說嘗試使用一些具體的方法,同時摒棄那些所謂的輿論、理論和學說所帶來的影響。我相信,這是發現事實真相的唯一方法,尤其是在面對這樣一個很容易使人頭腦發熱的難題時。一個致力于研究社會現象的學者,是不需要去考慮他的看法是否會觸犯到一些利益的。在最近公開發表的學術刊物中,著名的思想家阿爾維耶拉先生就給了我這樣的啟示:我不屬于任何現代學派,有時候得出的結論和所有學派的結論都是相悖的。我希望這次的研究工作也是一樣,因為一旦屬于某個學派,那就必然地要把偏見和成見不自覺地帶到研究中來。
    但是我也必須給讀者解釋一下,為什么我最終得出的結論和最初人們認為該有的結論將會是不同的。舉例說明,比如觀察群體表現出的一種智力低下的極端現象,包括一些精英分子的集會中也會有同樣的表現,還要指出的是,盡管存在這種“低智商表現”,但如果我們去觸碰他們的組織還是很危險的。
    通過對很多歷史事件的觀察,我們知道,社會組織結構和人類的身體組織結構一樣復雜,我們根本沒有能力使它們突然發生一個深刻的改變。人的本性是根深蒂固的,但也絕不是我們所理解的那樣,這就是為什么那些大的狂熱的變革會給人們帶來重大損失的原因,不管這些改革從理論上看是多么出色。如果它們能在瞬間改變種族特征上起點兒作用的話.才能說它們是有用的。只有時間擁有這樣的力量。統治我們的是思想、情感和習俗這些人類的本性。制度和法律只是我們內心特征的表現,是我們內心需求的表達。來源于這種內心需求的制度和法律是不能改變內心特征本身的。
    因此,對社會現象的研究和對人的研究不能分開進行,因為所有社會現象都是由人產生的。從哲學角度來說,這些現象具有絕對的價值,而從實踐角度看,它們只有一個相對的價值。
    所以,我們在研究社會現象的時候,應該從兩個不同的方面依次考慮。我們知道純理論原因與實際原因經常是相反的。這種劃分幾乎適用于任何材料,甚至自然科學的材料也不例外。從絕對真理的角度看,一個立方體、一個圓形都是被某些公式嚴格地定義為不變的幾何圖形。但從我們眼睛的角度來看,這些幾何圖形是可以具有多變的形狀的。事實上,角度的變化可以使立方體變成金字塔形或者方形,也可以使圓形變成橢圓形或者直線;觀察這些虛擬的形狀要比觀察真實的形狀有價值得多,因為這是我們唯一能看到的,也是唯一通過攝影和繪畫能復制下來的形狀。在某些情況下,不真實要比真實還要真。用準確的幾何圖形畫出一些物品可能會使其特征變形,甚至可能使其變得難以辨認。如果我們假設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里,人們只能復制和拍攝物品而不能去觸摸它們,人們將很難對這些物品的形狀有一個準確的認識。另外,如果這種認識,只有一小部分學者可以對其有所理解,那它也就沒有多大意義了。
    研究社會現象的哲學家應該清楚地認識到,這些社會現象除了有理論價值外,還具有實踐價值;也要認識到從文明演變的角度看,后者是唯一具有重要價值的東西。在我們面對邏輯推理得出的結論時,這樣的認識會使我們變得非常謹慎。
    還有一個原因會促使我們采取類似的謹慎態度。比如社會事件的復雜性,事件本身是不可能把所有因素都囊括在一起的.也不可能預測出它們之間因相互影響而帶來的后果。有時在看到的事件背后好像還隱藏著成千上萬的看不見的原因。這些可見的社會現象似乎是無意識狀態下的很多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我們的分析工作往往無法做到這么全面。我們把這些可感知的現象比喻成底部波濤洶涌的海平面上的波浪,而我們并不知道振動的中心在哪里。通過對群體活動的觀察,在他們大部分的行為中,經常表現出一種特別低劣的心理精神狀態;但也有其他一些行為看起來像是被神秘的力量所指引,而這種神秘的力量,古人稱之為命運、自然或者天意,我們稱之為“神靈的聲音”,盡管不了解它的本質,但我們也不能低估它的能量。有時候在人群中,似乎存在著某種潛在的力量在引導著他們。比如,還有什么東西比語言更復雜、更具有邏輯性、更美妙的嗎?然而這么嚴謹、這么巧妙的東西來自于哪里,它們如果不是來自于群體無意識下的天賦,還能來自什么地方?在代表最高學術水平的研究院,最具權威的語法學家們也只是把支配語言的規律記錄下來,卻完全不能創造這種規律。同樣,對于那些偉大人物的思想,我們能確定這些想法是他們專屬的成就嗎?可能這些想法一直都是由獨立的思想創造出來的,但難道不是因為群體的思想匯集了成千上萬的灰塵顆粒,從而提供了孕育這些思想的土壤嗎?
    群體可能總是無意識的,但這種無意識可能正是他們力量來源的秘密之一。在大自然中,完全受本能支配的生物所做出的一些行為,其所體現出的復雜性會使我們驚嘆。在人性中,理性是較晚出現的人類屬性,仍然還不夠完美,不能向我們揭示無意識規律,尤其更不能指望用理性去替代它。在我們所有的行為里,無意識的部分是巨大的,而理性部分是很小的。無意識作為一種未知的力量在發揮著作用。
    如果我們把自己限制在通過科學能夠確定認識的狹小但安全的范圍之內,卻不想去探索模糊的猜測和徒勞的假設,那么我們就應該只是觀察這些我們已經理解了的現象,把自己局限于目前的研究結果里。我們從觀察中得出的結論往往是不成熟的,因為在我們看到的現象背后,仍然有其他我們沒有看清楚的現象,甚至在這些現象背后可能還有一些我們沒有看到的現象。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在心理學中,“群體”一詞被賦予了完全不同的含義。即在指定的情景中,也只有在這樣的情景中,一群人具有完全不同于每個個體的特征。有意識的個性已經消失,大家的情感和思想訴求朝著同一個方向發展,形成了一種集體的特征,這種狀態可能是短暫的,但特點卻相當明顯。對于這種集體性,由于沒有找到更好的表達方式,我把它稱為有組織的群體,或者一個具有心理學特征的群體。它是一種特有的產物,完全受群體思想一致性法則所支配。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并不是許多個體因為偶然而聚到了一起就可以構成一個組織,而是他們獲得了一個群體的必要特征。一千個個體偶然地聚集在一個公共場所,不帶任何明確目的,就不能構成一個心理學意義上的群體。要想獲得這種特殊特征,得依靠某些“令人興奮刺激的東西”。這種類似于興奮劑的東西也正是我們要重點研究的對象。
    有意識的個性的衰退和思想情感朝著某個既定的方向發展,是一個群體形成的最初特點,這也意味著并不非得要求很多個體必須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在某些強烈的情感的影響下,比如發生了一個國家性的大事件,成千上萬的人盡管分散在各地,但也能獲得心理學群體的特點。一個偶然的機會就可以使他們聚集起來,使他們的行動具備群體行動的特點。在某個時刻,五六個人就可以構成一個心理學意義上的群體,然而如果只是偶然聚集在一起,哪怕是有數百人也不能構成一個群體。或者,一個可稱之為民族的全體人民,即使沒有明顯的聚集的生活場所,在某些因素的影響下也可以成為一個群體。
    當一個心理學范疇的群體建立起來后,這個群體就獲得了某些普遍特征,雖然短暫,但卻很明確。除了這些普遍特征之外,還會有一些次要特征,這些新的特征隨著其構成因素而變化,而且也能改變其思想基礎。
    這種心理學群體是可以被分類的,當我們研究不同類型的群體時就會發現,混雜異質性群體和同質性群體,前者是由不同的因素所組成的群體,而后者是由相似因素(派別、身份團體和階級)組成的群體。它們具有某些共同的特點,在這些共同特點之外,還有一些不同的特點將二者區分開來。
    但是在我們研究群體的不同類別之前,必須首先研究它們的共同特點。就像自然主義者那樣,以描述屬于一個門類里所有個體的普遍特點為起點,然后再研究使之區別于其他門類的特點。
    要想準確地描述一個群體的特點,并不容易。因為其組織不僅隨群體的不同種族和集體性的構成而變化,而且還隨著支配他們活動的“興奮劑”的性質和刺激程度而變化。這種困難在個體的心理學研究中同樣存在,并不像小說中所描述的那樣,主人公有著穩定的性格。只有生活環境的平穩才能造就明顯的單一性格。另外,一旦生活環境突然發生了變化,性格就會表現出很多可能性。最殘忍的行為都發生在那些性格溫和的資產階級中。通常情況下,他們都是待人平和的公證人或者遵守道德規范的行政人員。風暴一過,他們又恢復了平和的個性。拿破侖就充分地利用了他們逆來順受的性格特點來發揮他們的服務意識。
    我們不需要研究群體組織的所有階段,我們重點考慮它們最后的幾個階段,看看它們能演變成什么樣子而不是它們一直以來的狀態。只有在高級階段,在種族基礎穩固、局勢可控的情況下,某些新的特點和原有的特點才能并存,才會產生集體性的思想情感的一致導向。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我在上面提到過的稱之為“群體思想一致性的心理學法則”才能表現出來。
    在群體的心理特征中,一般特征是能和孤立的個體同時存在共同表現的;相反,那些特殊的特征只在集體性中才出現。我們首先要研究的就是這些特征,以便更好地揭示其重要性。
    P2-4

 
足彩14选9